夙咎

唔画渣手残不解释
吃花邪/包叶/韩叶/伞修/双花/林方/朝耀/法英
略cp洁癖

【国家队全员向】梦魇沼泽 ③凝绝

#警告#
*全员死亡梗 黑暗诡异向 不喜请勿进
*无明显cp向
*文笔渣,请多包涵
*如有建议,欢迎提出
*这里不撕逼,如有雷点,这里先说一句抱歉

以下正文↓


The basis of optimism is sherr terror.

  “一直待在车里肯定不行。”一直没有出声的王杰希皱眉望了望窗外道。暮色四合,四周早已变得黑暗,张牙舞爪的树枝在浓雾与黑暗之中若隐若现,很是渗人。
  “夜行会有危险。”张新杰抬头道。
  “明天再走吧……”肖时钦蹙着眉回到座位上。
  “啊,看来今晚洗不了澡了……”苏沐橙小声地嘟囔道,一面取过背包“呃……都带了吃的吗?我只带了一点零食,可能不够啊。”
  众人这才意识到已是晚餐时间,于是都取过背包翻找起来。
  “我带了两盒压缩饼干和四瓶矿泉水。”张新杰拿出一袋封装好的食物,递给叶修。
  “……有咖啡。”小周举了举手。
  “我只带了几个苹果。”王杰希无奈地拿出两三个苹果出来。
  “我也带了水果。”喻文州递过一袋各种各样的水果。
  ……
  看着眼前堆起的一堆食物,叶修犹豫了一下,“……烟,要吗?”说罢抓出两三包烟。
  众人齐齐送了他一个白眼。
  “晚饭和早饭应该勉强够了吧……”肖时钦一边取出背包里顺手装进的面包,一边估算了一下。
  “得得得你们自己来拿啊。我就不一个个来发了。”叶修拿过几块压缩饼干和一瓶水便回了座位,顿时再次收到众人鄙视的眼神。
  吃过晚饭,众人各自回了座位。为防引来野兽,大家都关掉了头顶的灯。黑暗中,顺着半开的窗户透进的山风环绕在车内,一点点的寒冷慢慢沉积下来。微微的虫声隐隐约约,让人心神放松的同时,却无端生出几丝不安。
  ——这样的情形下,终是难以入眠。
  一夜无话。众人起身望见各自的黑眼圈,无奈苦笑。
  “主席不会是故意让我们来亲近一下自然吧……”张佳乐伸了个懒腰,嘟囔道。
  “别说,还真有可能。附近没准儿还有摄像机呢。”方锐一本正经地道。
  又吃过了一些食物,众人收拾了一下行李,将衣物等大件的行李留在了车上,只带上了一些食物和随身物品下了车。清晨的树林间弥漫着土地的清香,雨过天晴的空气让人心情舒畅。虽然阳光被密密的枝桠所阻挡,只透过条条缝隙洒下些许,却也足够温暖。
  众人说说笑笑,一路气氛活跃地前行。不过并没有持续多久,众人便再度愣住。
  ——没想到,很快便到了公路的尽头,更为幽密的丛林横亘着,不见边际。
  山风拂过,透着露水冰凉的温度。
 

【国家队全员向】梦魇沼泽 ②裂音

#警告#
*全员死亡梗 黑暗诡异向 不喜请勿进
*无明显cp向
*文笔渣,请多包涵
*如有建议,欢迎提出
*这里不撕逼,如有雷点,这里先说一句抱歉

以下正文↓

Out,out,brief candle,life is but a walking shadow.

  不行,得把车停下来。虽是惊悚的情景,两人也只是楞了片刻,便迅速地冷静了下来。
  然而,两人刚起身,就像触发了什么机关一般,车开始减速,直至停下。
  气氛变得古怪起来。喻文州僵住了动作,叶修的脸色也难看了几分。
  “咦?怎么停了?……到了?”众人并未意识到发生了什么,一面仍在玩闹,一面好奇地抬头望向车前。
  ——一霎,车内陷入可怕的寂静中。
  “司、司机呢?”孙翔一脸懵逼地望向叶修。
  叶修无奈道“谁知道呢……”
  “跳车跑了?”“……他无聊啊?”“突然消失的话,也许是四维空间跳转。”“不科学啊,四维空间跳转的话也不可能就一个人吧?”……很快,车内便陷入一片激烈的讨论中。
  叶修揉了揉发胀的太阳穴,看向一旁同样无奈的喻文州,摊了摊手。
  喻文州轻咳了两声,将大家的注意力吸引了过来,“各位,现在找出原因并不是主要,关键是……谁会开车?”
  车内一片寂静。
  ……果然吧。喻文州嘴角抽搐了两下,差点没挂得住微笑。
  “咳,我……试试?”肖时钦推了推眼镜,“以前有看过书……虽然没有驾照,但也只能试试了吧?”说罢起身走向驾驶室,不过片刻,车发动了一瞬,转瞬便又重归寂静。肖时钦面露尴尬地转过头来“没油了。”
  众人不约而同神色复杂地望向张佳乐。
  “喂……!你们什么意思!”张佳乐内心泪流满面,运气不好都怪自己咯?
  “这还真是……祸不单行啊。”叶修头痛地望向窗外,密林环绕,完全不见人烟。“打个电话求助吧。”
  “早就想到了,但是,没信号啊!”黄少天递过手机,屏幕上清晰地显示着“无法连接”
  众人各自掏出手机,皆是如此。
  情况一下子变得糟糕了。众人的表情严肃起来。
  “这下……怎么办?”
  暮色越来越重,浓郁的雾气渐渐笼罩。
  幽深的密林,夜色吞噬了最后一抹阳光。

【国家队全员向】梦魇沼泽 ①序幕

#警告#
*全员死亡梗 黑暗诡异向 不喜请勿进
*无明显cp向
*文笔渣,请多包涵
*如有建议,欢迎提出
*这里不撕逼,如有雷点,这里先说一句抱歉

以下正文↓


【引言:在那之前,所有人都以为,这不过是一场普通的旅行。谁又曾想,会陷入这梦魇般的沼泽】








序幕

There are more things in heaven and earth,Horatio,than are dreamt of in your philoophy.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—Shakespeare

  大巴车在颇有些弯绕的公路上颠簸前行。长途的疲惫悄然取代了一开始还算活络的气氛。一向活跃的黄少天也不再开口,只无聊地摆弄着手机。车窗外是阴沉的乌云,和不知何时下起来的大雨。雨点拍打窗户的声音格外单调而清晰地回荡在车内。
  感觉到气氛的僵硬,叶修有些苦恼地皱皱眉。突然想起临行前魏琛曾递过一副扑克牌,而自己……似乎是顺手扔进背包里了吧?
  这么想着,他翻了翻背包——居然真有。上面还贴着一块小小的纸条“老夫百战百胜的法宝”。叶修费劲地辨认出了歪歪扭扭东倒西歪的字迹,忍不住撇了撇嘴——鬼才信。
  “既然都无聊,”叶修朝座位后扬了扬扑克“玩扑克吗?”
  “卧槽老叶你不道德啊!现在才拿出来,我都快无聊死了!老看着这死气沉沉的天我都快睡着了,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到,主席可没说要这么久,早知道就拒绝了……”黄少天一把夺过了扑克牌,瞬间如同收到一个大复活术一般恢复了精神奕奕,然后不出所料地开启了碎碎念模式。
  叶修突然有种想抢回扑克牌扔出窗外的冲动。
  “算我一个。”坐在黄少天一旁的张佳乐兴致勃勃地摘下了耳机。
  “诶诶还有我!”孙翔在一旁探了探身子。
  “那得,刚好三个。我裁判。”叶修懒洋洋地缩回身子。
  “老叶!你居然临阵逃脱!下限呢?……慢着,难道你怕了?哈哈哈哈这样你都怕简直没出息啊……”
  “啧,哥是不跟你们瞎闹。再说,你看看张佳乐都不怕,我会怕?”
  “靠!”意外中枪的张佳乐恨恨地竖了个中指。
  叶修毫不在意“来来来,开局开局,输的人唱歌啊。”
  “喂?!凭什么啊?”“凭我是领队,可以组织活动。”“靠靠靠要点脸啊你!”……
  一番笑闹,车内的气氛总算又活跃了起来。叶修揉了揉因长期朝后而有些发晕的头,转身顺手从背包里取出一支烟。
  一旁的喻文州早已睡着。“睡眠真好。”叶修微微感慨了一句,扭头打开了窗户。不知不觉间,已是驶入一片密林,雨势已小了很多,零星的雨点裹在清新的冷风中飘进窗内。叶修打了个呵欠,望向前路。
  ——快到了吧……都起雾了?快天黑了啊。
  ——好像有些不对劲啊……
  ——等,等等?!幻觉?!
  叶修一惊,倏然站起身来。背包滑下,惊醒了一旁的喻文州。
  喻文州有些迷茫地望向神色严峻的叶修“……怎么了?”顺着叶修的视线看过去,喻文州亦顿时清醒,脸色霎时苍白。
——驾驶座上,空空荡荡。而车,依旧正常运行着。转弯,加速,减速……
 

【包叶】还我纯洁听话的包子!!!!(甜)(超短)

【啊啊第一次发文好紧张——】
【嗯这篇呢其实源自于和师傅对戏时的脑洞√码出来后发现意外地好吃√】
【于是就恬不知耻地发了】
【各位看官请别嫌弃QvQ】
正文在此↓

  【(引子)总决赛后,叶修告诉了大家自己将退役并回家一段时间的消息,各位虽然心有不舍,却也只是沉默地一一饯别】
  叶修埋着头收拾行李,闻讯而来的包子站在门口,一向乐呵呵的他此刻没有笑容,脸上笼罩上一层阴霾。
  “老大……你真的要走了吗?”包子皱着一张脸望向叶修,心知不该挽留,却依旧仍带一丝期待地问道。
  叶修停下手中的动作,叹了口气,转身仰头摸了摸包子的头,“是啊,出来了这么多年了,也该回去看看了。”
  包子似乎十分委屈,“可是——可是……我想老大怎么办……”
  “包子,我又不是不回来了。”叶修无奈道,“毕竟是一手带起来的队啊,我可舍不得。等我回去,我就把电话号码给沐橙,想我就打电话吧。”
  包子眨眨眼,“真的?老大你会经常回来吧?”
  “嗯嗯。”叶修一面应着,一面微微勾了勾唇,眼前的包子似乎化身为某眼神发光摇着尾巴的大型犬类——虽然实在是高过了头……
  包子开心的弯了眸,兴奋地扑向叶修。叶修猝不及防,朝后一退,两人一起摔到身后的床上。
  陈果正在门口打扫卫生,望着室内,一时有些出神。听到门内传来的声音,揉了揉因为感慨而有些发酸的眼,有些疑惑地打开门,“怎么了——”
  ——此情此景。陈果顿时就懵了,嘴里的话也是顿住了,在嘴里百转千回也没再说出口。叶修和陈果四目相对,彼此都有些尴尬。
  “咳……”叶修咳了一声,打破了诡异的沉默,正准备解释一下,陈果却是很快回过神,迅速地后退,“打扰了。”然后果断“砰”一声关上了门。
  这,这都在想啥啊都……叶修头痛地闔眼。包子赖在叶修身上,有些疑惑地望向门口“诶,老板不来帮忙吗?干嘛跑了……”
  “包子你先下去……”叶修觉得和包子解释这个问题将极其困难,于是果断地选择了放弃,颇艰难的抽出手,拍了拍包子的肩。
  “不放……”包子有些闷闷地埋下头。
  “听话。”叶修努力挣扎着,无奈被具有身高优势的包子搂住,实在是有心无力。
  听得这话,包子才有些不情愿地松开手。叶修尚未缓过神来,眼前便出现了包子那放大的帅气脸庞,同时嘴唇上传来的温热触感惊得他如遭雷击,还未来得及起身便又倒了回去。
  “包,包子……你……”好容易回过神来的叶修此刻心情真真凌乱无比——什,什么情况?!!
  ——他被包子,强,吻,了?!
  ——包!子!
  ——强!吻!
  #滴!警告!玩家叶修的世界观正在遭受毁灭性打击  尝试重启中#
  #滴!重启失败,死机中#
  (什么鬼。)
  包子乘机细细舔舐过叶修的唇,萦绕着烟草的味道,让人欲罢不能。他餍足地眯起眼,右手不由自主地托住了叶修的后脑。
  叶修依旧震惊着,包子额前的长发拂过脸,痒痒的,嘴中是包子常吃的水果糖的味道——嗯,好像挺好吃呢?——大脑一片空白,叶修的思路难得的紊乱起来。
  也不知过了多久,叶修已经快喘不过气来,包子才移开了唇。
  “呼……呼……包,包子啊……”叶修颇为慌乱地喘着气,饶是一向没下限的他此刻也脸红了起来。“我知道你喜欢哥……但是吧……也,也不是这样的吧?说吧,是谁教你的?点心?老魏?”妈蛋还我纯洁听话的包子!
  “没有谁教我啊,咦?难道不是这样吗……我看我之前那些朋友对他们喜欢的人都是这样的啊……我弄错了?那再来一次好了。”
  说着,包子作势欲再靠过去,叶修连忙拉住,“不不不不不用了!包子!”
  包子停下动作,忽然笑了起来“老大,你的脸怎么红的像个小姑娘一样?”
  叶修嘴角微微抽搐,“哥像小姑娘?哪有这样比喻的……”
  包子严肃地思考了一会儿,“那,猴子屁股?”
   ……叶修发现包子真是有气死人不偿命的本领。
  “包子,快下去”
  “就再抱一会儿呗”
  “……那就一会儿啊,不然误了航班就完了”
  “嗯!老大果然是老大!”
  “什么逻辑啊……”
  “小弟?小弟怎么了……”
  “……我什么都没说。”
#门外的陈果表示她需要去为自己采购几副墨镜#